八九十一学习网>农业>“淘宝第一村”调查:多数小卖家被挤出市场>正文

“淘宝第一村”调查:多数小卖家被挤出市场

时间:2019-04-04 10:48:18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690542@qq.com

  “淘宝第一村”调查:多数小卖家被挤出市场

“销量—信誉级别—销量”,看上去是一个良性循环的关系链条,但是,当卖家结构一旦形成并稳定,对于新进入的创业者而言就是一个恶性循环。

除了龚青路、青岩街一纵一横两条主干道,义乌青岩刘村大部分街道寂静、冷清,常常举目所及空无一人。

作为“中国淘宝第一村”,此情此景并不令人沮丧,因为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间里,都坐在房间里的电脑前,等待着一声声悦耳的“叮咚”。

偶尔会见到一些头发蓬乱、不修边幅甚至穿着睡衣的男女,在日光街道上行色匆匆。“电脑—睡觉—电脑”,是这里的集体生活模式。繁琐、枯燥,但心中有梦。

在过去六七年间,这个位处义乌城西南角的村庄里,诞生了一个个创业神话,引领着这里的“意识形态”。至今仍有一批批白手起家的创业者被“神话”指引,租房,开网店,期待通向“理想的国”。

但其中的许多人,都低估了路途的艰辛,梦想与现实之间,光暗交错。

“神话”

一个创业者,如果能笑着从青岩刘村搬出去,就是一个万众歆羡的成功者。如果搬出去之后能继续发展壮大,成为义乌电商行业有名有姓的人物,那就算是加入了青岩刘神话中的“神谱”。

青岩刘是一个“孵化器”。用网络语言来说,从这里走出了一批批的“大神”,但“大神”本身不在青岩刘。

孵化的条件和逻辑是这样的:

2008年,金融危机,边缘化的青岩刘村200多栋房屋出租困难,房租便宜。正好那时,以义乌工商学院学生为代表的青年草根群体,需要一个简单、廉价的硬件环境,承接就业压力之下的创业需求。

于是,村民与创业者的利益诉求完美对接,具备了利益共生的可能性。

青岩刘模式的设计者们看到,这个村子离江东货运市场仅一路之隔,离义乌商贸城仅6公里左右,货源和物流枢纽,都在身边。

然而,义乌商贸城是个批发市场,生产企业也不接零散小单。青岩刘人想到,把分散的小网商的订单集合起来,进行“小额混批”,搞定了货源。快递成本太高,小网商再次联合,以集体力量降低了快递价格。此外,义乌当地有大量依靠出租电动三轮车、黄包车为生的底层体力劳动群体,他们能够为进货、出货提供低廉的运价。

就这样,货源和物流的低成本成为现实。

更为关键的是,2008年,以淘宝为代表的公共电商平台,正处于一个迅速成长期,接下来几年里交易额还将几何倍数增长。

天时,地利、人和,时势造英雄。到2010年,许多从青岩刘起步的草根创业者,已成为义乌当地电子商务行业举足轻重的人物,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实体公司,或者创建了自己的贸易网站,成为市、街道、村电商协会的“领导”……

随着电子商务发展,更多配套行业出现了,销售纸箱、快递袋的,制作网页、装修网店的,专注产品摄影的,做淘宝技术培训的,出租交通工具的,甚至还有为网店刷信誉的、帮交通违章代扣分的,作为生活配套的零售、餐饮业也一并繁荣。

青岩刘本地村民不到2000人,而现在官方估计该村人口已超过1.5万人,拥有超过2000家网店,30多家快递公司。

悖论的产生

在青岩刘的功成名就,往往以搬出去为标志。

阿里巴巴网商周宽解释说,因为这里的房子原本按家庭居住要求设计,所以其格局不能适应网店做大以后的需求,最突出的问题是仓储空间不足,做到一定规模,只能搬走。

然而,能够笑着搬出去正是创业者憧憬的未来。

青岩刘B区,创业不足一年的杨耀辉,2014年11月在“双十一”带动下,网店月销量已超过20万元,是一个大卖家。他告诉《南风窗》记者,2015年就要搬出去。11月19日,到访青岩刘的李克强总理刚与他“亲切交谈”过。

“总理来了之后,青岩刘更出名了,房租又要涨了。”杨耀辉说,听说涨价只针对总理到过的B区。“不知道涨多少,500、1000的,问题不大,很多小卖家担心的是一涨好几千。”

租金是创业者最重要的成本之一。青岩刘的房子都是5层,每栋以两个单元为主,也有3个单元的格局,统计显示全村一共有586个单元,每个单元各有一户房东,户型主要是两室一厅的家庭住宅。

网商们所说的租金,就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的年租。根据《南风窗》记者的调查了解,2008年到2011年,年租金的变化趋势是:5000元、7000元、1.2万元、1.4万元。其中2010年初为8000元,年底已蹿升到1.4万元,而2014年,租金达到1.6万元。由此可见,“一涨好几千”的担忧是基于对趋势的认知。

这对创业者而言,意味着启动成本不断增加。

周宽在3年前从杭州到青岩刘创业,当时的启动资金是3万元;而杨耀辉一年前到来,启动资金已经增加到10万元。杨耀辉说,10万元是从父亲手里借的,租房之后还要买家具、电器、设备,手上就所剩无几了。

随着村子的繁荣,房东与卖家,初期的共生关系正在分解转化成一种“寄生关系”。草根创业者对启动成本的承受能力并没有显著提升,但租金每年以大比例上涨。

原来基于共同利益的互相理解氛围,正在不断耗散。或者说,卖家生意的好坏,与租金高低之间早已没有“逻辑”联系。

一纵一横两条主街道上,分布着的主要是生活配套类的实体店铺,如小超市、小餐馆,租金增长趋势更为明显。2008年到2011年的年租金变化大体是:8000元、1.1万元、2.7万元、3.7万元。“老狼”在青岩刘经营一家小超市,门面比较大,几年间租金已经从4.5万元上涨到12万元。

“老狼”们的成本提升,对应的是青岩刘的生活成本提高。而聚集于此的草根创业者,必须想方设法压制生活成本,这就造成相当一部分生活配套类行业难以为继。即便像杨耀辉这样的已有一定基础的卖家,经常也是一边自己下面条,一边工作。


[“淘宝第一村”调查:多数小卖家被挤出市场]相关的文章
最新文章


Copyright @ 2006 - 2019 八九十一学习网 All Rights Reserved

八九十一学习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68066号-2

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,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:690542@qq.com,我站将及时删除。

八九十一学习网八九十一学习网八九十一学习网

回到顶部